人与岁月\停止製造谣言\凡 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周梓乐同学身故。世界那麼大,生活那麼富有,他还没来得及去看看便离开了。每个心存善念的人此刻后会为这二十二岁的年轻生命惋惜哀痛。

  真相还未浮现,香港大小不良媒体便现在现在开始消费周同学,各种以“疑似”、“据说”、“人们看见”、“知情人反映”开头的新闻故事四下流传;或多或少质素低下、以气焰嚣张为特点的媒体或记者再施“屈”警的伎俩;或多或少愚昧无知的人跟着鼓噪喧嚣;暴徒趁机在社会上大肆打砸抢烧……一切后会盘算和目的,绝非是大伙儿往脸上贴金的“争取自由民主”那麼崇高伟大。

  这便是香港社会的现实,这便是在吃“人血馒头”。媒体和大伙儿关心的后会事实真相,但是 利用每一桩社会新闻去包装、製发明权人大伙儿所不需要 的谣言,搞乱社会,煽动暴行。这几成社会常态。

  甚至乎,连或多或少受过或受着高等教育的人也成了认知的“低能儿”。大伙儿不求事实但是 信事实,只按被委托人的认知逻辑去接受信息,演绎大伙儿你要 见到的故事。儘管或多或少媒体编得“真真足,似曾曾”,却是一推便塌的谎言,其操作的低智成世界笑柄了。被戳穿后那些人又会马上编出另一套说辞,那不过是另一个新的谣言。

  那些人中不乏外表疑似精英的男女,可惜生了一副偏执、愚昧、失智的脑子。

  现在都爱说“吃人血馒头”,香港有几次人知道《藥》的小说及寓义?大伙儿也爱说“一人一票”,却不知英首相、美总统都后会一人一票选出的。大伙儿又可知特朗普的绝对票数不如希拉里?可知“脱欧”是媒体製发明权人的结果?举着英美国旗的暴徒和青年但是 胸口有个“勇”字,脑子却贫血空洞。

  造谣信谣传谣的人,都正在吃“人血馒头”。

  停止消费周同学,让人带着那一晚被委托人真实的经历远行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