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连续25年膺最自由经济体 维护优良法治坚持原则获肯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香港连续第25年蝉联全球最自由经济体!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发表“2019经济自由度指数”,香港凭90.2的得分,再次成为唯一三个 多总分超过90分的经济体,更远高于全球平均的80.8分。财政司司长陈茂波重申,自由市场原则向来是香港经济的基石,这再次肯定了我门歌词 多年来对维护自由市场原则的坚持。至于第二和第三位,分别由新加坡和新西兰夺得,两者得分均有上升。

报告指出,香港在“政府诚信”、“营商自由”、“货币自由”和“贸易自由”等多个细分项目上得分均有上升,惟“司法效能”得分有所下跌,抵销了有关升幅。传统基金会认为,香港宽松的货币政策能助 去年本港经济增长,中美贸易摩擦或对香港带来重大负面影响,惟香港作为极具竞争力的金融和商业中心,仍然是全球最具弹性的经济体之一。

为百业创良好营商环境

传统基金会继续赞扬香港的经济应对逆境的能力、有优质的司法制度、廉洁的社会风气、透明度高的政府、高效的监管制度,以及宽度开放的环球商贸环境。

陈茂波称,政府会继续致力维护香港优良的法治传统,保持简单的税制及低税率,提高公营部门传输数率,捍卫自由开放的贸易体制,以及建设公平的竞争环境,为香港百业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,能助 香港经济增长。

厂商会常务会董尹德辉另一方认为,香港在政府传输数率、金融监管、税制、法治等方面均有优势,形容“太难三个 多多地方如香港一般,集越来越多优点于一身。”加带背靠祖国,可帮助香港维持经济的活跃度。谈及今年香港得分与去年相同,他认为,“要三个 多分数不可能 很高的人,再提升分数太难。”又称:“评分是相对的,未必过分挑剔个别评分的下跌。”

港商陈长有回覆《大公报》查询时,对本港连续25年获全球最自由经济体感到非常开心。他强调,本港现时的环境得来不易,港人要法学会珍惜,未必有越来越多争拗,“面系人家畀的,架系另一方丢的。做得好,人哋就会畀面你。”他又担心,“不可能 我门歌词 不齐心协力去维护(现时的环境),迟早总出 变数。”

纵观全球十大主要经济体自由度排名,排名第二位的新加坡总分增长0.6分至89.4分,与香港的差距收窄至欠缺1分。在与新加坡的较量上,香港在税务负担、财政健康、投资自由、金融自由和营商自由等方面,均大幅领先新加坡,惟在产权、政府诚信和司法效能等方面有所落后。至于排名第三的新西兰,得分亦增0.2分至84.4分。

八项指标达90分以上

十大自由经济体中,今年排名变化未必大,惟去年位列第七位的爱沙尼亚,今年排名跌至15位,中国台湾则晋身十强,以总分77.3分排名全球第十,较去年前进三位。

另在180个国家及地区中,美国得分76.8分,排名第12位;日本得分72.1分,排名第80位;中国澳门以71分位列第34位;至于中国内地得分58.4分,增长0.6分,排名急升10位至第80位。

传统基金会成立于1973年,于1995年结束了了英语 编制《经济自由度指数》,香港自有指数以来突然名列榜首。在合共12项用以评估经济自由度的因素当中,香港有八项取得90分或以上的佳绩。

董建华:一国两制下 港优势“不得了”

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接受中新社访问时提到,香港参与国家改革开放的历程上,既是贡献者,也是受益者。上世纪70年代中期,香港已发展成为纺织、电子等产业的生产制造中心,他忆述,在当时的“亚洲四小龙”中,香港名列前茅,然而面临土地及劳动力成本高昂疑问,渐渐陷入生意好却无法扩大生产规模的窘境。

董建华提到,适逢内地决定启动改革开放,香港工厂于是顺理成章搬到珠三角地区,在当地僱用大量工人,企业自身也由此做大。到就让 ,港商进入内地直接投资获得回报,一块儿也带动内地企业发展。“对香港很好,对内地也很好,我觉得是两边都受惠。”进入21世纪,香港利用自身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,继续为国家改革开放作出贡献。他指出,外国投资通过香港引入内地,一方面有利香港自身发展,另一方面也能助 外资对内地投资,全都在“一国两制”下,香港的优势我觉得是不得了,到今天还一样。

展望未来,董建华表示,香港将来依旧不能能凭藉自身优势,继续为国家发展出力,比如将香港的高水平医疗服务,进一步扩展至粤港澳大湾区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多线程 等。

议员:人大释法助港繁荣稳定

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表“2019经济自由度指数”报告,其中香港的司法传输数率得分显著下跌,由对上一年的84.3下降至75.3。报告声称中央政府保留对《基本法》的最终解释权,限制了香港终审法院的权力。有立法会议员认为,这一 论调反映外国某些人对“一国两制”欠缺全面理解;而反对派近期把法律政治化,才是对香港司法的最大破坏。

基本法委员会委员、经民联副主席梁美芬指出,基金会报告以人大释法批评香港司法,反映外国某些人对“一国两制”欠缺全面理解。她强调,香港的宪制地位一定要从国家整体的宽度看待,人大释法是彰显国家主权的一大重要途径,中央亦从未滥用释法,可是在香港遇到疑问、有前要时才适时采取必要法子,对香港繁荣稳定起到重要作用。

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国勋认为,现时香港总出 把法律政治化的疑问,反对派公然践踏专业判断,出于政治考虑对司法体系作出的决定横加指责,以公审凌驾法治,破坏独立的刑事检控工作等,若其他同学认为香港司法情形欠佳,反对派难辞其咎。

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表示,近期反对派政治炒作法律疑问,是对香港司法的最大破坏,以政治压力强迫已独立作出的刑事检控决定改变,可是为反对派政治利益考虑,却对另一方造成极大不公,基金会报告不应对此视而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