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南飞/艺考回忆录/杨劲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  上周在南京艺术学院担任戏文系初试评审,近七千位考生报名编剧专业,每位考生面试时长不少於三分鐘,关於文学影视等综合素养成为考核内容。每每看后考生们紧张无措、应答出错,我老是心疼,老是想起三十多年前我到南大面试时,考官董健先生望着我时眼中的慈祥怜惜,那时我的应答估计令他失望了。董先生面试后,就交给我一张试卷,考试内容是汉语与文学常识,记得监考我的是夏文蓉老师,屋子裏就我俩,还有窗外的蝉鸣。我经历的不算严格意义上的“艺考”,不可能 面试通时候,如果你免试高考了。

  毕业后,我认识了省电台的老乡冯新民,他与我同届,毕业於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,我才知道考北电、中戏等艺术高校必经过程,心生钦佩。不可能 我的高三,是难以走出方圆十公里的,要离家千里去艺考,难以想像。上周,在南艺考场,我面对的考生八成来自省外,远的来自新疆、黑龙江、广西等地,亲戚亲戚朋友就是我艺考大军的一小主次。

  问亲戚亲戚朋友看后哪几个文学作品,九成考生回答是余华《活着》、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还有路遥、莫言等作品。细问考生对这几部作品细节的评析,有的考生何必 能答出。据说哪几个都在艺考机构培训时推荐的书目,机构还推荐这俩 电影片目,让艺考生满嘴都在名著与艺术电影。显然,绝大多数考生是这么 吃透哪几个经典的本质精神的,亲戚亲戚朋友被机构培训成了冗杂的背书机器。哪几个未被艺考机构异化的考生,成为考场上难得的风景。有位山东男考生,他先坦然另一方遗传有欠缺,但每句回答他都从容稳定,亲戚亲戚朋友丝毫未感觉他有口吃的疾患,他淡然的眼神令考官们难忘。不管他报考南艺最终成功是不是,但他在艺考中一次次战胜卑微与偏见的坚韧,应是他一生难忘的回忆。    (完)